神追先贤沉翰墨 冷峻清气见真功

作者:wyz 2017-03-23 11:58:00

李雪峰,笔名看云轩主,生于1973年,陕西省白水人,1995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长期任教于西安美术学院。陕西省花鸟画研究会理事,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等。
李雪峰自幼喜欢书法、十六岁开始学习绘画、篆字和篆刻。改革初期,书乃稀罕物。为习书画他几乎把左邻右舍十里八街能逮着的和专业能粘上点边的书都看完了。1995年西安美院毕业,在陕西耀县作了四年美术教师后,1999年到来之际,为了实现自己的画家梦,他离了教职,孤身来到西安;十五、六年了,他读书绘画写字刻章子,书法上由大篆小篆甲骨再到颜楷、汉隶、石鼓、章草和汉简。用他自己的话说:下的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笨功夫和死功夫。“善书者必善画,善画者必先善书”(黄宾虹句)。扎实的修炼造就了他较高的书法功力;保证了他绘画上对墨色的把握和运用,保证了画中点线面的力度和质量。绘画上,他涉猎广泛,不仅遍览中国绘画史上不同朝代的各个门派,尤喜对徐渭、八大、林良、吴昌硕、任颐、恽南田、潘天寿等先贤的绘画艺术刻苦揣摩研究。同时汲取东西方相关姊妹艺术的滋养,如东瀛绘画和中国木板年画的艺术元素;形成了其在构成上极其精道,画面冲击力、视觉感、形式感极强的李雪峰工笔写意花鸟画面目。从雪峰的书画历程和其画作整体风格上,我们不难看到一条和萧散荒寒、托物抒怀的传统文人画若即若离的脉络始终在延续着。

第一次见到看云轩主、画家李雪峰是在书法家东玮先生那儿。从雪峰的画册上,我见到了他的工笔写意花鸟画—水墨为主的色调、孤冷简约的画着一两枝虬曲苍劲的树干、几株挺拔花草、一两块奇石,衬托着一两只鸟儿或舞或唱或捉对成偶或独立寒秋。中国花鸟画典型、特定的对范畴—花与鸟、树与石承载着画家对大自然虚实阴阳的关注和思考寄,寄托着画家的爱恨情愁。孤冷、萧瑟、荒寒、空灵、幽静,辨识度极高、自成一家。虽保留着传统花鸟画高雅和高贵的基本审美倾向、但与当下画坛浮华燥热的格格不入和冷眼相向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是雪峰自家的气象和风骨。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登幽州台歌》)是唐初“诗骨”陈子昂的著名诗作。面对初唐诗歌“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的浮艳时风,作为唐代诗歌改革的先驱,陈子昂标举汉魏风骨,强调兴寄,反对柔靡之风;并以《登幽州台歌》等风格朴质明朗、格调苍凉激越的诗文,在改变初唐诗风的同时还影响和带动后唐诗人的创作。当下,画坛浮华、泥沙俱下。也有不少诸如雪峰般的画家和智者不满现状,并不断的用他们超凡的艺术观念和绘画实践对画坛给予刺激和批判。我不是预言家,不知道雪峰们的努力对改变当下中国画坛的面目能否像初唐诗骨陈子昂们最终对唐诗的引领!?但我坚信,这种批判和刺激一定是画坛需要的。即使他们本身的艺术观点和实践也矫枉过正或失之偏颇。但他们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陈寅恪句)总比那些颂圣为奴、追腥逐臭、故步自封、安于平庸的绘者更值得关注和赞赏。

刚年逾不惑的李雪峰能成就其自成一家且辨识度极高的花鸟画面貌一定是件好事,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对此,雪峰十分清醒。他知道,面目初定,必有得失;尚需补之华滋,养以后德,艺无止境啊!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如果没有衰年变法,就不会有齐白石大师。雪峰刚与不惑,不急,他一定能用自己的艺术实践回答好这个问题,我看好他。

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万山红遍,瓜果飘香。当我再次品读雪峰的画作时,画里的鸟儿忽然间就活泼起来,恍惚间就舞动和鸣唱到了我的面前——多么高贵、迷人的精灵啊,有了她们,雪峰的画不再孤冷。这是生命的律动,一定是从雪峰心里飞出的、是他对这万千世界的珍惜和厚爱!“不做他人之笔奴,更不做他人之笔墨走狗“(雪峰句)。雪峰的艺术思想和审美追求不同凡响,认识异于常人,气势超于常人。和年轻时“丹桂西漂”的求艺生活的艰苦和不确定性难以分开,也和他今天的职业画家的自由身份分不开。“丹桂西漂”的十多年里,他始终生存和创作在都市文化和生活的边缘,蝉吟蛙唱,柳败花红,与他相伴最多的就是书和画。“无听之于耳,而听之于心;无听之于心,而听之于气”(庄子句)。保证平和的心态,不惑时弊、不被物转,沉浸于自己的精神世界和艺术天地是他的日课。

而今,作为一个职业画家,一个自由职业者,他师古、师今、师造化,神追先贤、心沉翰墨、远离时风,人淡如菊,画坛上的聒噪与他格格不入。斋号“看云轩主”,用一个“看”字,表达了他仰视苍穹和对天地造化的感激和敬畏,也凸显了他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气度和达观。从艺二十来年,他既没有加入某个学会依附于那个山头,也没有把自己归于那个门派递帖子拜山门扎堆取暖,甚至连画展都懒得参加。以绘画为生的雪峰就是这样以自家的艺术面目特立独行的自由自“宅”着、“宅”在西安,艰难却坚定地写着画着,娶妻生子,事业和家庭双丰收。(注:徐志刚 著名的书画评论家


专家这样评论李雪峰的画:在新锐的原创画家群落里,李雪峰先生是颇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他的画作删繁逸简,舍形悦象,文质俊雅,气韵和祥,画里呈现的不是人强加于花鸟或画作的什么拟人化品格或附会精神,表现的是生命自身的原初生态,这种自然本性高于人性,至少高于当下人的品格。人观而觉悟,或可重建生命伦理和生活秩序。李雪峰的这些画作,是作者重构的极简世界。既是对我们内心缺失的圆饰,也是对美好梦想的向往。一木、一花、一石,一只鸟或两、三只鸟,石生树,树有花,花育果,鸟在期间逍遥,或静思或疾走或腾跃或飞翔,皆真切鲜明性情也。可谓观者心灵有多少旨趣,画面就有多么丰盈。这就是李雪峰画作的精妙之处。这样的评价可以说超越了对画作本身的欣赏,上升到画者、观者的心灵交汇之处,深入到自然与书画的灵契之间,画者感悟、描画了自然的本真,评者体味、再构了自然的乐趣,高!